璩泺

半博爱,主产第五人格杰园相关。更新不定期,最近半弧。【预警】有唠嗑后删掉的习惯,一般伴随更新掉落。

想要退坑

嘤嘤嘤

第五人格这破游戏!破游戏!

失去兴趣. jpg

啊等我有朝一日填完谋杀还有那什么交互斩我就……我就退休orz


【第五人格/杰园】The Murder-4

    The Third Day-1

    破晓微露,艾玛直挺挺地坐了起来。她痛苦地敲了敲自己渴望睡眠的懒惰脑袋,一把掀开透着热气的被子跳下床去。
   
    她是个勤奋的园丁,起不来这种事才不会发生……!
   
    在很久以前,艾玛还是个私家侦探的时候,她从不必为这些事情担忧。
    私人侦探需要起早做什么?有的时候上班时间是深夜,有的时候是晌午,什么时候不工作什么时候睡便可以了。
   
    她将整个作息颠倒过来,整日整夜顶着熊猫眼精神百倍地去跟案子。
    艾玛的顾客都很好奇为什么这小侦探精神这么好,每次都被一个笑容和一句“我还年轻呀!”打败。
   
    时不时会感慨一句,年轻真好。
   
   
   
    早上依然没有见到柯斯米斯基的影子,他似乎已经出去了。艾玛心中愤懑不平,这家伙分明就是想误导她犯人已经畏罪潜逃了吧!
   
    带着身鸡血还不知鸭血回家给小园丁看到了也不解释……这种操作真恶心!
   
    但园丁小姐还是勤恳地在修剪枝叶,尽管别人根本看不懂她在做什么,也无法理解为什么要忙活这么久。
    她坚信不过一会儿植物们就会展现出他们该有的样子了。
   
    只是不是现在罢了。
   
   
    中午的时候柯斯米斯基依然没有回来,她循着食物的香味跑到厨房、才看见他留下的一张字条。
    上面说着什么他有事出去了,午饭自取。
   
    望见满满一桌丰盛的菜,心知这已经给摆了至少一上午,艾玛眼冒绿光地吞了口唾沫。
    没想到这家伙意外地做饭好吃!
   
    在啃完一根微凉的火鸡腿后,艾玛幸福地发出一声喟叹。
    作为私家侦探,食不果腹是常有的事。苏格兰场一堆饭桶整天只知道让夫人下厨,在外执行任务的时候路边买个小玩意草草了事,弄得她时不时胃都要尖叫。
   
    现在这个年代,会做饭的男人不多了啊!赶紧嫁了算了!
    你看看他还有那么多钱!虽然这个吧身份可能有点值得诟病的地方……但要是能讨得柯斯米斯基的欢心,还做什么侦探?
   
    噢住口,想想吧艾玛,人家不恋童。不要再做梦了伍兹女士,您恐怕一辈子都找不到男人愿意娶您的。
   
    除非心理变态,否则谁会娶一个看起来才十四五岁的懒女人?连饭都不会烧。
   
    园丁小姐一边在心里吐槽自己,一边大快朵颐。丝毫不为丈夫这件事感到担忧,对她来说,这些也不是那么重要。
    是案子不有趣还是侦探不刺激,我为什么要谈恋爱呢?
   
    啊这个羊肉怎么这么好吃!心动了!昨天那个血说不定是我误会了,这一定是他为了给我肉吃去捕猎才有血腥味的!
    爸爸,您女儿终于找到白马王子了呜呜呜。
   
    一个为食物放弃尊严的女人在餐桌前流下了泪水,她痛哭失声着又往嘴里塞了几块牛肉。
   
    等等。
   
    她的动作戛然而止。
   
   
    ……好像,吃得有点多了?
    望着桌子上被横扫一空的餐盘,艾玛感到大事不妙。十四五岁的女孩子有这个食欲吗?
   
    别管它我亲爱的,现在当然是吃比较重要!反正柯斯米斯基肯定一时半会回不来!到时候就说……就说太好吃了嘛!
   
    园丁小姐再一次扑入食物的怀抱里。

【第五人格/杰园】人皇艾玛教你如何被交互斩⑩

    ※私设众多。
   
   
    艾玛有些困了。
   
    玻璃外的阳光趋于热烈,里奥为她遮上了帘子。只是金色穿透了那布料,温暖了她的眸子。
    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迷蒙间阖上了眼。而后倦意涌来,缓缓地、她的头逐渐垂下,直到倚靠在了里奥的肩上。
   
    感受到肩上那不堪一击的脆弱温度,她的父亲先是一愣,而后小心翼翼地用余光一瞥,才看见艾玛染着疲乏的面容。
   
    ……很累啊。
   
    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是颓丧地垂下了头。
    他有十数年没有参与女儿的人生了。
   
    丽莎经历了什么?遇到了怎样的人?她过得好吗?他一无所知,此刻在这假心假意地关心什么累不累,不觉得虚伪么?
   
    心情瞬间低落下来,他轻叹了一口气,苦笑着伸手为艾玛摘下了帽子。柔顺的头发散下来,闪着棕色的光。
   
    不知是多久,里奥也起了睡意,顺着那股萦绕鼻尖的少女清香倚下去。
    静谧悄然在心底发芽,车厢颠簸着,在摇晃里他渐入梦乡。
   
    暖意伴着阳光轻抚过人的身,安适感围绕在四周。视野里是淡淡的橘红,随着呼吸徐徐散往沉寂。
   
   
   
   
   
    而后杰克再抬头便看见这对父女姿势亲密地靠在一起,心中云起尘飞,波澜壮阔。
   
    你们在干什么啊!不管怎样放开那个女孩子让我来……!
   
    他怨愤地望了两人一路,直到电子音提示到站、车门打开、而后里奥从艾玛身上起来,杰克才收回视线。
    他坚信自己这么长时间的瞪视一定有诅咒的功效,尽管他没有魔杖也不会魔法。
   
    “到站啦?”艾玛被嘈杂声唤醒,打了个哈欠站起身。她的父亲揉了揉酸痛的肩膀,点点头。
    他们坐得靠窗,第一批就下车了。
   
    开膛手想跟在她的后面,却苦于没有合适的理由,挣扎了半天、叹一口气放弃了这个想法。
    不过命运女神是眷顾着这位可怜的“好孩子”的,艾玛主动向他打了招呼。
   
    园丁小姐直到下车才看见这位一直坐在身后的先生,她颇为惊喜地跳了起来,朝他挥挥手问道:“杰克先生!您是一个人吗?”
   
    他显然没想到艾玛还会跟他搭话,局促地应了一声,尴尬而不失礼貌地露出一个微笑。
   
    ……怎么说啊,想跟你一起玩的。
   
    作为“好孩子”的杰克心理年龄还留在小时候,情商低得可怜,他甚至好久没睁眼看过这个世界了。
   
    “那么,跟我们一起走吧?”艾玛冲他也笑了笑,杰克一瞬间有种击中心脏的感觉。
   
    ……好啊!就等着你这么说了!
   
    他矜持地答道:“嗯。”
   
    谢天谢地,他吃了那盒药。今天和园丁小姐一起的约会一定不会有别人打搅了!
    ……岳父除外。
   
    “爸,你会同意的,对吗?”艾玛小声地这么说道,她朝里奥眨了眨眼。
   
    里奥不置可否,他朝那边瞅了一眼,不意外地看见一个小白脸。
    厂长先生在心中嗤笑:就这种没有男子气概的小男生,丽莎才不会看上。
    他家丽莎眼光可没有那么差。
   
    于是他展露一个自认为和蔼的微笑,温柔地点点头,向杰克道:“走吧。”
   
    开膛手先生微微打了个哆嗦,岳父的模样有些过于惊悚了。他还不大习惯来到庄园后的一切,尤其是监管者们的外表。

【第五人格/杰园】The Murder-3

    The Second Day-2
   
    微不可查地有关门声,与此同时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刺激着嗅觉神经,搅断了艾玛的思绪。
    她仍然跪着,无动于衷。
    在那之前,她正为草木修剪枝叶,往她所需要的方向长去。
   
    来者是柯斯米斯基。
   
    艾玛稍侧了身,后背朝墙边倾了些许。她不想让杰克看见自己不设防的模样,那太过危险。
    谁知道他会不会暴起行凶?
   
    而且,这个角度的她更稚嫩一些。柯斯米斯基不像是嗜好虐童的人,只要他有一丝良知、理智,他是不会做什么的。
   
    ——此刻的每一步,艾玛都必须把他当做杀人犯来看待。
    忽略自身安全去接近嫌疑人是她一贯的做法,但并不代表她喜欢自己成为受害人。
   
   
    为什么会有血腥味?是谁的血?
   
    鞋尖轻点在地板上,哒哒地规律响着。艾玛知道柯斯米斯基是想让她听到——这位先生在隐匿行踪方面做得极好,有意躲藏时她甚至也不能发现——于是她适时回过头来。
   
    眼前的一幕是艾玛所意料中的。
    而丽莎双瞳收缩了一瞬,站起身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虚浮的脚跌到地面。
    园艺剪刀砸了下来,她颤抖着手捂住嘴,倒吸一口凉气。
   
   
    ……无法言喻的,恐惧之花盛开时的美。
   
    “单调”一词已与杰克这身黑西服无缘了,暗红色装饰了它,弥补着它缺失的色彩。
    大块的血斑呈不规则状分布在那之上。此旁锯齿般细小的血珠点缀着,晕散开来、一种奇异的美感冲击着视觉。
    那应当是——
   
    柯斯米斯基用刀割开了谁的动脉?
   
    “嘘,”杰克竖起一根食指抵在唇上,他歪过头轻轻笑起来,玫瑰红的眸子流转着星光,与那血色交相辉映,“保持缄默。”
   
    艾玛有些迷失在了那眸中的光里,腥味再次飘到了她的鼻腔中,刹那间她清醒过来。而杰克已经踩上了楼梯,再望便只能看见背影了。
    她一阵心有余悸。
   
   
    ——那不是人血。
    辨别不出那是什么的血液,但并不是人血。
   
    差一点儿……如果她没能在最后关头察觉到的话,恐怕就要上了他的套了。要是她以为那是人血,她会做什么?
   
    艾玛会认为罪犯放松了警惕,在几天共处之后对她失去戒心、再次作案。她会告诉苏格兰场这个线索,让他们去查。可她还会继续呆在这,扮成丽莎·贝克做一名贫寒园丁。
   
    ……毫无疑问,那样查出来的最终只会是、根本不是人血。
   
    不管杰克知不知道警官艾玛·伍兹,他都会清楚:这个园丁不可信任。为排除异己,柯斯米斯基也许会寻个理由辞退她,或者干脆杀了她。
   
    不,不会杀了她的,那太容易暴露了。
   
    什么啊……这个男人,无论他是不是罪犯都太过危险了吧?!
   
   
    艾玛蹲下来,理着头脑里杂乱的线。她拾起剪刀,冰凉的指尖触及了温暖。
    方才她握了长久的铁皮还是温的,经了杰克这一吓,整个人的温度降下来,这剪刀便算是冒着热气的了。
   
    或是出于对角色扮演的尽职性,或是出于自身确实恍惚,她混沌中做完了本职工作,飘到了房里睡上床。
    一天的疲倦翻涌着袭卷而来,床榻间的舒适缠绕。艾玛复又坐起,抱着膝蜷缩起来。
    她长吁出一口气,发了会儿呆,无所事事地想着些天马行空。最终她躺下,听窗外呼啸的寒风,沉入梦乡。
   
    朦胧间她想到一件事,
    ……好像如果杰克那个时候不跟她搭话耍帅的话,她是没有足够时间去辨别血液气味的喔。
   
    他真有自信,居然想用美貌来诱惑十四岁的小女孩?自恋使人退步哎。

唉,我也不想的嘛
谁让我这么欧hhhhhhh

啊我已经不会说话了!!
有生之年我居然能被两次表白qvq
其实我的理想就是为杰园产粮的某一天能有人跟我说,是因为看到你的杰园才入了这种话!现在我我我我我我啊我死而无憾!
非常感谢你!我也爱你!
(语废现场orz

第五人格表白墙:

5317
表白人 @小七十
被表白人 @璩泺

开心

今天把murder第二章格式改了!它完美!无缺!

好了我在发疯hhhh

【第五人格/杰园】The Murder-2

    The Second Day
   
   
   
    浅浅的金冒出来,夜的深紫还残存在天中。
    圆弧晕染着蓝,远方的海面上倒映着太阳微透出了些许的灼目光芒。
   
    那起谋杀后的第三个早晨降临。
   
   
   
   
   
    新晋的小园丁正为花园浇水,寒气浸入旧衣,却被阻隔在少女蓬勃的生机外。
    昨日的瑟缩已消逝不见,此时女孩的活力彻底迸发出来。
   
    杰克自台阶缓步而下,及至花园前时、瘦弱的身影闯进他的视野中。
    他扶着门框静立,女孩忙上忙下地蹦跳着倾斜水壶。
   
    她叫做丽莎·贝克,昨日拜访了柯斯米斯基家的府邸,请求作为园丁住下。
   
   
    这个女孩有着碧绿深邃的眼眸,映着一整片丛野,像是森林里的鹿灵。
    她身形瘦小,着装破着大大小小的洞,这也丝毫影响不到她初显的娇俏。
    她已应接不暇接踵而来的灾厄,可依然能从神情里觅得坚决果敢。
   
    她会是杰克需要的客人的。
   
   
    ——所以说,某些时候、孩子也并不绝对安全啊。
   
    艾玛感受到背后炙热的目光,毫无所觉似的勤恳地弯下腰。
    如芒在背,这种悚然感她并非第一次经历了。在许多凶杀案现场时,经验丰富的伍兹警官都常有这感觉。
   
   
    难道这位柯斯米斯基先生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杰克有意加重了脚步,鞋跟踩在散落的干枯树叶上,炸出刺耳的哀鸣。
    草黄色的叶碎裂,躺在地上控诉着他的暴行。
   
    就在他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那甜美可人的声音蹿进耳朵里:
    “啊、您醒啦,柯斯米斯基先生?”
   
   
    女孩貌似是兀的察觉到身后窸窸窣窣的声响,敏锐地转过头来。
    那模样像是只警惕心极强的小白兔,分明没什么自保能力。
   
    见来者是杰克,丽莎扬起一抹清浅的笑朝他一鞠躬,停下了手中的活小跑到他面前。
   
   
    “您的花儿有些渴了……所以我浇了水,您不会介意吧?”
   
    她小心翼翼地、斟酌着用词试探问道。
   
   
    “没事的,”杰克温和地笑了笑,对她孩童般天真的措辞起了兴趣,“您已经是这个家里的园丁了。”
   
    丽莎听了慌忙地边摆手边是摇头,她咬咬唇、嗫嚅着道:“我还远远算不上呢……”
   
    十四岁的孩子,杰克本也没指望她能有多称职。
    不过,艾玛会给他一个惊喜的。
   
    她该要为这位先生展现点自己与众不同的地方来,不然如何才能更接近他?
   
   
   
   
    前天晚上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凶杀案,死者是一位富农。
    据悉在死亡地点的墙上发现了腥红的“Fool”一词,警方认为这是一场仇杀。
   
    ——这位富农死前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前去调查的警员皆是谈之色变。
   
    如果不是仇杀的话,未免太过恐怖了。
    艾玛敢发誓,那姓德里克的富农会成为她的梦魇困扰她至少一个星期。
   
    那简直不成个人形……是多大的仇怨?
   
    ……或者说,这位杀人犯将成为日不落帝国甚至于全世界历史上最狠毒也最憎恶人类的一名。
   
   
    杰克·柯斯米斯基先生是德里克的至交好友。
   
    德里克与他差了四十多岁,他们的相处里却不存任何难处。两人相见恨晚,很快成为了不分彼此的兄弟。
    以至于德里克决定把遗产尽数留给这位事实上足够富有的绅士,包括他那农场。
   
    从这一点来看,德里克的死对柯斯米斯基是很有利的。只不过,他本身早已有一笔足够多的遗产,何必贪忘年之交的那点钱?
    更何况德里克已经老了,他只需要等几天,有什么必要杀死德里克、甚至是以这种方式吗?
    完全是解释不通的。
   
    他似乎已经被彻底排除嫌疑了。
   
   
    德里克是个朴实的老人,他脾性温厚。只是年轻时忽视自己的健康挣钱,伤了根,寿命缩减了不少。
   
    医生断言他活不过今年年底,艾玛不清楚德里克是怎样接受这个消息的。
    至少在他生前,他一直都很坦然。
   
    附近住户的口里,德里克一生没有什么结怨。自从曾经的妻子为他留下一个儿子逝世之后,他再没娶过别人。
   
    他儿子后来又死于意外,没人说得清具体状况,只知道是死了。
    那之后德里克失去了生活的希望,浑浑噩噩了好一阵子。
   
    据柯斯米斯基的证言,德里克自称因为看见了妻儿的幽灵重新振作起来。
    艾玛把这理解为一种自我安慰精神,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好事。
   
    可现下这位德里克先生形象如此美好,对警方的探案是一个不小的限制。在仇杀这条道上像是根本行不通,除非他年轻时做过什么糊涂事。
    事实上,德里克一辈子都在这个农场里度过。有什么糊涂事周围的老人不知道?
   
    案件发生当晚苏格兰场就得到了消息,调查是第二天开始的。
    他们首先去了柯斯米斯基的府邸,年轻人猝不及防地得知了这件事,茫然而不无伤感地接受了它。
   
    他早听德里克说自己大限将至,只是没想到分别的方式这样突然而惨烈。
   
   
    艾玛并没去审问柯斯米斯基,她那时还在自己的花园里发呆呢。伍兹小姐算不上真正的警官,与其说是警察、倒不如更像侦探一点。
    但她和苏格兰场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在展露过那惊人的天赋后,她被聘用了。
   
    这个案子很有意思,艾玛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从小就不是名规矩的淑女,在贵族小姐们忙着礼仪的时候,她正在小巷街头里为生计奔波。
   
    因此她破案时也从不循规蹈矩,对她来说,自己的安危也可以被放到一边。
    大抵是小时缺了营养,尽管二十出头、她的身高样貌还像个少女那样。没什么人敢表明对她的爱慕之心,毕竟谁也不想被看成恋童癖。
   
    可能有些夸张了,但说实话,艾玛·伍兹的心理年龄是她外表年龄的三倍不止。
   
   
    她来到柯斯米斯基的府邸,扮作失去了父母的孤女。
    这年轻的男性不如外表看上去那般无辜,他一定与案件有什么关系,艾玛笃定地想着。
   
    她会更近地、更近地了解这个人的。
   
    -TBC-
   
    第一次尝试了这种格式……看得会不会有点吃力?感觉以前的格式并不是很好,但现在好像也没找着感觉x
    总之先这样试试吧!
   
    另,这位死者是原创角色。

【第五人格/杰园】The Murder

    弥散着雾霭的清晨里,寂静笼罩了整个伦敦东区。在杰克·柯斯米斯基的住所边,贫民窟的喧嚣根本延伸不到这儿来似的。门旁的绿植叶上凝着星星点点的露珠,只着了单薄衣物的小女孩怯生生地叩响了门。
   
    她的声音沙哑里透着少女的稚嫩,低声地以乞求的口气道:“先生……您在吗?”
   
    门开了,高了她两个头的男人一言不发地低下头,像是在等待着她的解释。女孩儿惊惶地鞠躬向他道歉,她语无伦次地说:“对不起……我、我是个孤儿,已经几天没有吃东西了。能给我一点吃的吗……我知道您,您是柯斯米斯基先生。”
   
    是这儿远近闻名的绅士,据说他继承了父亲的几万英镑的遗产,以及距伦敦一千多英里的一座山庄。传言他有了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钱,一夜间步入了上等人的舞会中。
   
    “进来吧,孩子。”醇厚而温和的男声这么回应道,女孩儿慌不迭地点头,犹疑片刻走进了屋内。她沾着泥土的鞋底在雪白的地砖上留下了杂乱的脚印,走在她前面的男人只是抿了抿唇,不做言语。
   
    ——和资料中一样,是个乐于助人的好心人。
   
    落在后方的女孩儿垂下头,亚麻色的发丝遮盖住了眸中闪过的冷静。杰克似有所觉地回过头,只看见畏畏缩缩的女孩儿发着颤。时节入秋,晨曦间的寒意附在新新旧旧的补丁上。
   
    他领她坐到餐桌边,含着歉意地望了望她,说:“您得等一会儿,我还没有做早饭。”说完杰克匆匆走向隔间,那里的装横像是厨房。女孩再次点点头,屋内温度比外面高上许多,暖了她的身心。
   
    大概是一夜暴富的关系,柯斯米斯基先生还没有习惯事事由别人帮助。他的家里没有女佣或是仆人,但礼仪方面自小贫苦的他做得并不比富人们差。
   
    这样的人有什么理由杀人?
   
    女孩紧张地搓着冻僵的手,她局促地扫了一眼屋里精致的布置,浑身污秽的她似乎格格不入。杰克很快回来了,他将一盘煎蛋递给她,盐与辣椒就在她的手边。他的手艺很好,至少在外表看来,食物的色泽诱人。
   
    正当女孩犹豫着是否要用桌上崭新的银制刀叉时,一杯热牛奶被放在了盘子边。她抬起头,正对上男人温和的笑容,便也腼腆地笑了笑,埋头迅速扫荡完了一盘煎蛋。在最后一点金黄色消失后,那杯牛奶也全进了她的肚子。
   
    杰克有些惊奇地看她以如此迅猛的速度吃完了早餐,女孩才意识到自己的吃相许是粗鲁了。自卑隐在了面容里,她道:“我……对不起。”
   
    “没事,您只是太饿了,不需要道歉。”
   
    “谢谢您……您真是个好人。”她充满着感激这么说道。
   
    “我不知道是不是适合问……在您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他探寻的目光投过来,女孩抖了抖,捂住了面庞。这句话大抵是勾起了她痛苦的回忆,女孩呻吟一声,泪水从那碧绿的眸里不断地流淌出来,自指缝间溢出。
   
    她哽咽着,竭力控制着声音的平静:“对不起,可我实在忍不住了……您知道里奥·贝克吗?他是我的父亲。”
   
    杰克的视线移到了桌边一沓子报纸上,最上面那张的标题写着几个大字。他记得那份报道上说,密涅瓦军工厂的主人死于一场大火中,纵火犯还在调查。女孩没有注意到那叠报纸,她的世界早已被泪水模糊。
   
    她并没有在等杰克的回答,只是顿了顿,抑制住那喷涌而出的悲伤,道:“他……死在了一场大火中。我的母亲在那之前离开了他,家中所有的东西都用来抵债了。”
   
    说到这儿,女孩再次停住了,她的肩膀大幅度地抖动着,杰克安抚地拍了拍她。她似乎被鼓励了,挣扎着再度开口,这次她的声音彻底镇定下来:“我失去了家,只能在这里漂泊。但我的父亲教过我很多东西,比如说——我可以做一个园丁。我知道您是一位乐善好施的绅士,您愿意给我一个住处吗?我不需要报酬,只要您能让我有地方歇息、有能力活下去就行了。”
   
    “噢,没事的,孩子。我完全可以让您成为我的园丁,只是——您不会介意我是一个古板而无趣的男人吧?对了,您多大了?”
   
    “我十四岁了。”
   
    ——我常常感谢自己看起来更像一个孩子,而不是一个女人。
   
    比如说,在现在,我可以毫无破绽地装作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去接近目标。他不会对一个孩子有像对一个女人那样大的戒心的,而且、某种程度上,孩子比女人安全多了。
   
    艾玛·伍兹,第一步已完成。

看看!!!
这就是兰闺惊梦的好处
其实另一个园丁也是兰闺(小声bb
但我勇于追求爱啊!!!!
你们看!看到没有!我真后悔没用精美画质!!!
这个金纹他真好嘤嘤嘤
兰闺真好!!!
私心打个tag咳咳咳